炒比特币能够发大财?先看看这哥俩是怎么破产的

导语 比特币的疯狂暴涨确实让一批人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美梦,对于财富的渴求使得越来越多人投资这一虚拟货币,希望…

导语

比特币的疯狂暴涨确实让一批人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美梦,对于财富的渴求使得越来越多人投资这一虚拟货币,希望搭上这趟财富快车。与此同时,另一部分人却认为,如今的比特币是陷入了巨大的泡沫之中,一旦泡沫消散,押注这一领域的投资者将会血本无归。两种声音势均力敌,伴随着比特币市场的波动,辩论至今依旧火热。

比特币还有没有投资价值?它会一夜暴跌吗?这些问题只有时间可以解答。但过往留下来的故事却有一定参考价值。

40年前,一对兄弟将银价炒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当时的银与今天的比特币一样,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加入,甚至引得美联储出台反制措置。在极度繁荣过后,银价遭遇暴跌,这对兄弟也随之破产。

虽然兄弟二人引发的银狂热现象和今天的比特币繁荣景象在很多方面有所不同,但其背后的市场思维是类似的。本文将对近期比特币的暴涨与当年的银狂热现象进行对比分析,或许能让人们产生关于比特币未来的新想法。

据称这是1980年最轰动的商业故事。

两位全球最富有的人——美国得克萨斯州人邦克·亨特和赫伯特·亨特,与沙特合作伙伴,购买或通过合约购买了全球私人手中超过四分之三的金属银。这一新闻让投机者感到兴奋不已,银价也因此而飙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随后,商品交易所害怕了,并叫停了银交易,而美联储则敦促银行让亨特偿还其巨额贷款,与此同时,沿路的商业门店仍然在劝说行人出售其手链或银制器具,并将其制成银条,使得这种贵金属在市场上泛滥成灾。

在仅仅5个月的时间中,银价暴跌了80%,让这对亿万富翁兄弟的财富蒸发殆尽。

在美国金融史上,我们很少看到这种狂热现象:众多的财富突然间冒了出来,然后又昙花一现地消失了,而且这个故事中还充斥着多姿多彩并与世俗抗争的特立独行之人。

有意思的是,亨特兄弟的银价崩盘事件与最近比特币的价格暴涨,以及人们对这款标志性加密货币的看法有不少相似之处。

银与比特币的价格在短期内都经历了相同程度的暴涨,而且完全脱离了经济基本面或其内在价值。比特币粉丝军团,与此前的银金属狂热分子一样,认为他们选择了危机时期最为合适的价值储存工具,因为各大央行当前都祭出了会推高通胀的超低利率大旗。

导致银价暴跌的疯狂高价亦会给比特币带来灭顶之灾,这倒不是因为比特币的数量会增加,而是因为一大批新出现的对手都会去争抢比特币作为“加密货币黄金”的头衔。

本人对比特币现象和亨特兄弟银狂热之间可能的相似之处尤为感兴趣。这是因为,作为《财富》杂志传奇人物罗伊·罗万的报道副手,我有幸出席了亨特在银价崩盘之后唯一一次与记者深度交流的活动。事实上,我并未听过任何其他有关这两位同意他人采访其购买动机,以及这两位赌徒如何走向失败的消息。

1980年8月,罗万和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在一个不断转换的场景中采访了这对兄弟。

采访一开始是在一个地道的墨西哥餐厅,然后变成了罗万在清晨陪赫伯特晨跑,前往赫伯特的住所。在那里,身宽体胖、和蔼可亲的邦克拿着一夸脱瓶装的可乐喝了一口,问我:“肖恩,你不会是爱尔兰人吧?”

当我们到达达拉斯时,亨特家族传奇般的历史以及两位兄弟在银价崩盘事件中的巨额亏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邦克与赫伯特的父亲HL·亨特此前是一位赌徒,后来成为了石油大亨,他购买了得州东部的这块沙特以外全球储量最丰富的黑金资源。在他1974年去世时,HL·亨特是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其儿子邦克和赫伯特也都是重量级金融赌徒。在1974年,当通胀因为欧佩克(OPEC)的禁令而居高不下时,他们以6美元/盎司的价格购买了5500万盎司的银期货合约。

这两位兄弟随后竟然接受了实体银条货物交割,并将其运到瑞士,以避开美国官员,妥善保管。此举让市场震惊不已。

在1979年年中,随着通胀率在第二次石油危机期间飙升至20%以上,亨特兄弟另行购买了4300万盎司的银合约。

一开始,他们的购买节点看似十分随意。有关亨特豪赌的新闻吸引了大量的投机者,让银的价格在1980年1月升至50.5美元。亨特兄弟持有45亿美元的银,其中有35亿美元是利润,相当于今天的100亿美元。

随着交易所收紧购买和出售规定,银价开始暴跌,这个趋势因为面临困境的家庭出售其银制器具来换取更多的现金而进一步加剧。这些警告迹象并未阻止亨特的步伐。他们确信银价会反弹,因此邦克又以约17美元的价格再次购买了5000万美元的银合约。

美联储的主席保尔·沃尔克推出了强有力的反制措施,要求银行催缴高杠杆客户的贷款,其目标就是亨特兄弟。由于面临着数十亿美元的保证金征收要求,亨特兄弟开始抛售其合约。银行将其一切作为了抵押品,从房子一直到其劳力士手表。

1980年1月到5月期间,银价遭受了大宗商品市场历史中最为突然的崩盘,从50多美元跌至11美元。

尽管遭遇了上述不幸,但亨特兄弟并没有遇到最终令其破产的打击,而且公司依然生龙活虎。

赫伯特十分平静、谦恭,他是一个有着简单爱好的人,经常会因为喜欢画框而买画。邦克是一位有着得州个性的大嗓门。

当我问他在银价崩盘之后是否还是亿万富翁这个问题时,邦克回答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当前的10亿美元和过去的10亿美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他刚从巴黎的家庭度假中回到美国,那里的美食很可口,但价格很惊人。

邦克说:“显然,巴黎很少有难吃的饭,当然其价格也都不便宜。”巴黎丽思酒店巴洛克式的壮美与其收取的费用相比依然会黯然失色:“当我在丽思酒店结账时,我以为我把整个地方都买下来了!”邦克说道。

我立即意识到,亨特兄弟这对狂热分子认为,美国以及其他首要国家宽松的货币政策将让通胀在全球泛滥。他们坚信,银本身是一种稀有的资产,是应对这场正在酝酿的风暴的终极避难所。

他们并没有详细解释为什么他们如此看好银的原因,但言下之意却是,银的地下储量已经非常稀少,而且开采成本异常之高,因此高银价也不会带来多少新的供应。

对邦克来说,银的避险效果比金更好。尽管黄金的价格一直是银的50至100倍(当前的倍数依然处于这一区间),但邦克表示:“肖恩,《圣经》说,银的价值将与黄金的价值相当。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有关市场操控的指控和巨额罚款迫使邦克和赫伯特在1986年宣布破产。他们可能会从中吸取教训,因为他们在回归自己的老本行原油业务之后再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2014年去世时,邦克通过其在家族业务方面的聪明才干又一次跻身亿万富翁阵营,赫伯特在2013年通过销售其在压裂企业中的股份大赚了一笔,他在接近股价高峰时退出,将14亿美元收入囊中。

白银VS比特币

1980年处于巅峰的银和当前的比特币在6个月内都增长了4倍。鲁莽的亨特兄弟把大量身家都押注在了银身上。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教授坎贝尔·哈维称:“现在也有人这么做。我想到了Microstrategy公司的创始人迈克尔·塞勒,但他的思维与亨特兄弟不同。众多投资机构也增持了比特币资产。”

他提到,连埃隆·马斯克都购买了15亿美元的比特币,只不过这笔钱对于特斯拉公司的现金池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罢了。

哈维还表示,相对于不信任政府的自由主义者占主导地位的时期,比特币投资者群体如今更加多元化。

他说:“如今,这类资产被广泛地认为是一种价值储存工具。比特币的市值达到了2万亿美元,与苹果公司相差的并不远。有人认为,投资者怎么会将一个市值与苹果相当的公司拒之其多元化资产组合门外呢?”

他称,比特币的历史较短,但这个历史正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因此,对那些持有抵御动荡时期的避难型资产组合的投资者来说,例如农场、大宗商品和TIPS(通货膨胀保值证券),比特币将成为一种愈发有影响力的选择。

稀缺性的吸引力

银与比特币对避难型投资者来说都有吸引力,因为其供应是有限的。它们的共同优势在于,每年面世的新增产量并不受央行的干扰。

然而,银在科技零部件和珠宝中还具有工业用途。私人采矿公司将根据终端用户订单量,来确定应该如何增减产量。如果市场对富银产品的需求大幅上升,而且银矿产量难以跟上,那么价格就会快速攀升。另一方面,高价格本身可导致新矿的开采,并让市场的供应再次充盈,继而导致价格的迅速回落。

作为对比,比特币没有商业用途,因此其供应并不受产品生产公司的影响。

哈维说:“其供应并不取决于任何私人公司。”比特币每年的发行数量主要由算法决定,这个算法决定了其开采总数不会超过2100万,大约会在2140年开采完毕。

因此从理论上讲,比特币的硬上限可能会比银这类大宗商品更有利于抵御即将到来的通胀。

正如哈维指出的那样,比特币并不拥有有形或基本的功能,例如商业用途或作为货币。然而,比特币却成为了人人垂涎的无形资产。在很大程度上,出现这一现象的真正原因是,比特币是一种新生事物。比特币是一种价值储存工具,其供应不会像央行控制的货币那样波动,也不会像银、金或铜那样从全球矿山流出,而且这些矿山主一直在按照其工业客户的需求来测算其产能。

如果比特币被其他竞争对手

抢了风头会怎样?

由于其市值已经超过了2万亿美元,比特币的市值已经占到了所有加密货币总价值的一半以上。其魅力在于,它可以成为传统避险工具黄金的替代物,后者的数量更加有限。

然而,能够成为新数字避险工具的加密货币的种类是无限的。随着比特币价格的飙升,竞争对手的面世速度亦在高涨。哈维说:“我们在2017年到2018年的加密货币热中看到了同样的现象,这一时期出现了众多的首次代币发行。”

一个主要的竞争对手便是以太币。自进入2021年以来,其价格增长了两倍,达到了2148美元,也让其市值达到了2.5亿美元,超过了比特币翻倍增长的态势。

这个趋势让人们回想起金属银的增长轨迹,其价格在亨特兄弟时期突破了50美元大关,很多已经关闭的矿山又重新开业,而人们则带着银盘子和一袋袋的银币蜂拥至商场。

比特币真能抵御通胀和不景气吗?

没有人知道

哈维说:“比特币可能适合作为抵御通胀或萧条的一种多元化手段。这一点很难说。我们在比特币出现之后并未遇到严重的经济下行或通胀现象。”

比特币的问题在于,它的波动性比其他任何抵御上述两种情形的资产都要大。

哈维认为,与标普500指数的股票相比,黄金的价格会出现偶尔的波动。作为对比,比特币在其短暂的历史中经历了三次大跌,例如其价格在2017年年底到2018年年初的四个月中,从1.9万美元跌至6000美元。

哈维研究了黄金作为通胀抵御工具的历史,然后得出一个结论:黄金的波动性太大了,并不是一个可靠的保值工具。

他说:“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比特币也不可靠,因为其波动实在是太大了。”其价格曲线图包含的波峰和波谷数量要远高于黄金,因此,如果黄金都无法充分抵御经济的不景气,那么比特币就更无法在市场崩塌时保持坚挺的姿态。

虽然亨特的银狂热现象和今天的比特币繁荣景象在很多重要的方面都有所不同,但其背后的市场思维是类似的。

我将这个过程称之为“人气价格飞轮”。这个飞轮在知名投资者购买某种拥有动人“故事”的资产时开始转动。无论是哪种情况,其他领域有才干的成功人士将其粉饰为最能够逆势上扬的救世主。就比特币而言,这种招牌背书来自于马斯克和塞勒。

这群知名人士所带来的新人气进一步推高了价格。价格的飞跃让新一批的投资者认为,早期的狂热人士是正确的,随后他们也开始投资比特币。

就亨特的案例而言,沙特是其后继者。对比特币而言,最近的第二波投资涵盖多位富有的名人和运动员。他们的加入进一步推高了价格。

新出现的价格激增让银或比特币受到更多的追捧,因为这个现象似乎证明了一个观点:这些名人和早期追随者发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投资的工具。这种激情导致的价格激增进一步推高了比特币的人气,直到一些无法预见的震惊事件导致飞轮开始回转,这样,价格的下跌又会导致人气的崩塌。

很多投资者加入亨特赌局的原因在于,银价在暴涨。银价本身的增长似乎在证明,它就是无懈可击的终极价格储存工具。最终,人们看中的是价格态势,而不是营造一个躲避风暴的港湾。

精明人士的背书以及不断上升的价格在1980年释放了一个有关银的错误信号,而且这些人可能会再次成为迷失于2021年比特币迷宫的信徒头目。(财富中文网)

译者:冯丰

审校:夏林

关于作者: 比特币价格大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