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史上奇案 (上) 加拿大版“门头沟”事件

  哈喽大家好!我是小乌,欢迎回到脑洞乌托邦。   2018年12月,一名30岁的加拿大人杰拉尔德•柯登带着他…

  哈喽大家好!我是小乌,欢迎回到脑洞乌托邦。

  2018年12月,一名30岁的加拿大人杰拉尔德•柯登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去印度蜜月旅行。在刚到印度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杰拉尔德突然感觉肚子疼。妻子紧急将他送医,可是第二天医生还是宣布了杰拉尔德的死讯。一个外国游客,在蜜月旅行时客死他乡。这事感觉有些蹊跷。但是如果你是对金融投资感兴趣,又了解比特币的话,当听到杰拉尔德•柯登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应该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今天就来跟大家聊聊发生在币圈儿的一件大案。它也被称为是加拿大版的门头沟事件。因为逝世者的身份特殊,随着杰拉尔德的去世,众多投资者的2.5亿加币也一并消失。此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至今为止仍然争议不断。

  

  杰拉尔德•柯登是加拿大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QuadrigaCX的创始人兼CEO。他出生于1988年5月11日,在2018年12月死于印度。在他死后,杰拉尔德的遗孀珍妮弗向众人公布一个噩耗,几十万用户的2亿多加元数字货币锁被锁在了平台冷钱包中,柯登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拥有冷钱包秘钥的人。这就意味着这些钱可能永远都取不出来了。

  

  我们都知道冷钱包是数字货币交易的离线钱包,被存储在一个不连接互联网的平台上,可以防止网络攻击或任何类型的漏洞。最大的优点就是非常安全。最大的缺点也是太安全了。如果管理不当很可能导致整个冷钱包丢失。

  作为一个号称是加拿大第一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创始人的杰拉尔德•柯登,一直以来却是非常的低调。在网上关于他背景资料,成长轨迹的信息是少之又少。只能从QCX公司简介中零星地扒到一些关于柯登的信息。柯登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贝尔维尔生活。后来去了多伦多的约克大学读商学院读书,在2010年的时候,取得了工商管理的本科学位。2013年以前,与北京创业大街的车库咖啡一样,温哥华的一些地区,也聚集了一批针对新兴科技的创业者,就比如说比特币。而杰拉尔德•柯登就是其中的一员。2015年,杰拉尔德•柯登曾经接受过Decentral Talk 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说,“2013年的时候,加拿大公民购买比特币的渠道并不多,大部分人如果想要购买比特币,只能采用电汇的方式,将钱转到日本的,然后通过日本的门头沟公司再交易。”回想后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门头沟事件”,再来杰拉尔德的神秘离世。还真是觉得这个巧合呀,显得十分的滑稽。

  

  2013年11月,柯登和一位叫做迈克尔的人一起创立了QCX。关于迈克尔的资料也是非常离奇,咱们一会儿介绍。2014年1月,QCX在温哥华安装了第二台比特币ATM机。这种比特币ATM机和一般的ATM机长得很像,用户可以在机器上使用现金或者刷卡购买比特币。

  

  公司初创的第一年,在QCX平台上交易的比特币总价值只有740万加元。随后一年,柯登和迈克尔曾经尝试在加拿大证券交易所(CSE)上市。但是在2016年初,QCX成功融资85万加元后,宣布终止上市计划,而迈克尔也在这一年离开了QCX。2017年,众所周知,比特币经历了一次狂潮,价格从1000多美元一个,一度暴涨到2万多美元。当年一整年,通过QCX平台交易的比特币总价值12亿加元。虽然暴增的交易量让平台获得了大量的佣金,但是QCX公司没有自己的会计和行政人员,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外包出去了。毕竟比特币交易的钱也是从第三方公司走账。柯登去世的消息传出以后,经过媒体的深挖,大家才知道,这个号称是加拿大最大数字货币交易的公司,包括创始人在内一共也就几个员工。着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2017年6月的时候,QCX公司对外宣称因为一个技术失误让他们损失了价值1400万美元的以太币。2018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选择提现。这时候很多人发现,他们钱到账的速度越来越慢。甚至有些投资人说,QCX公司的提现制度非常奇特,既不用银行转账,也不用电汇,而是通知要提现的人来一座偏僻的大楼里,直接拿走现金。很多人去了那座大楼,却发现空无一人。就在众人因为无法顺利取钱而焦虑不堪的时候,杰拉尔德.柯登在干什么呢?人家和女友热恋订婚了。

  

  2018年6月中旬,杰拉尔德.柯登和当时的女友,后来的妻子珍妮弗宣布要资助建立一家孤儿院,而且这家孤儿院要建在印度。印度一家慈善机构的牧师拉玛和柯登夫妇对接,商议建造孤儿院的细节。

  本来做慈善事业是好事,可是牧师只收到了柯登夫妇汇过来的第一笔钱。之后就没有下文了。这笔钱只够购买施工材料,根本不足以维持孤儿院的运营。没办法,此后牧师不得不在印度当地集资,同时将自己所有的积蓄也投入进了孤儿院。

  2018年10月8日,柯登和珍妮弗在苏格兰登记结婚。婚后一个月,年仅30岁,身体健康的杰拉尔德.柯登突然之间立了一份遗嘱。其中交代说,在自己死后,他将把所有的个人财产全部都留给妻子珍妮弗,而且珍妮弗也将成为他所有资产的唯一执行人。杰拉尔德.柯登在遗嘱中列出的个人资产包括,大量房产,两辆轿车,一架私人飞机,一艘游艇。总价值960万美金。遗嘱中甚至细致到了将自己所有的飞行里程和飞行奖励都留给了妻子。另外,还提到了他的爱犬,两只吉娃娃狗,为狗狗也准备了10万美金的钱。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的遗嘱,唯独没提到冷钱包的密钥会怎么处理。而且刚刚新婚就马上立遗嘱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妻子的爱意呢?还是说他对自己几天后的死亡早有预感了?

  

  ● 异国病逝

  2018年11月30日,立完遗嘱后的没几天,杰拉尔德.柯登携妻子来印度旅游。据说他们选择印度为蜜月目的地的原因是为了顺便来看望一下之前资助过的孤儿院的孩子们。珍妮弗曾经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了一张她和丈夫在泰姬陵前的合影。但是照片后来很快便被设置为私享。12月8日,柯登夫妇入住到了印度斋普尔的一家5星级酒店。他们一共定了4晚的房间,准备在那里稍作休整之后,然后就去参加孤儿院的开幕仪式。可是就在12月8日晚上,在酒店房间里的柯登突然之间闹肚子。妻子珍妮弗麻烦酒店经理人请来了医生。本来他们以为就是水土不服,肠胃不适呢,可是医生却说让杰拉尔德.柯登到当地的专科医院去治疗。

  根据印度当地医院后来公布的一份声明,柯登于12月8日晚上9:45分入院,在第二天12月9日,晚上7点26分死于心脏骤停,死因是克罗恩病。

  

  那么这个克罗恩病是什么呢?根据网上的一些资料显示,它是属于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性疾病。临床表现为腹痛、腹泻、肠梗阻,同时伴有发热等症状。病情容易反复,不易根治。克罗恩病本身的死亡率并不高,在5%-10%之间。但是癌变发生率较高,与普通人群比较,回肠和大肠癌发生率高出90~100倍。但是,杰拉尔德.柯登死的时候,医院只出具证明说其是死于克罗恩病,并没有说他已经患上任何癌症。12月9日,医院通知了当地的警方。12月10日清晨,印度警局出具证明,说柯登之死排除他杀。同时当地政府还开出了死亡证明。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死亡证明上,把柯登的姓氏拼写错了(把Cotten写成了Cottan)。不知道这是不是只是一个单纯的失误。

  警方并没有进行任何的尸检,而是重新把柯登的遗体运回了酒店。这一点就比较奇怪了。一般来说,如果是外国游客,客死他乡,当地警方应该在医院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然后再运回原籍国。不知道印度是不是有他们的处理流程,又或者是将柯登遗体运回酒店是应了妻子珍妮弗的要求?

  总之,12月10日,珍妮弗从酒店退房,带着丈夫的遗体返回加拿大。

  柯登死后,根据医嘱,珍妮弗成为了QCX的董事。她代表公司向法院提供了一份书面证明,讲述了丈夫的死亡过程,并且提到冷钱包的密钥她一无所知,11万5000名用户,价值2.5亿加元的数字货币可能会因为柯登之死受到影响。

  2019年1月QCX关闭了所有业务。在公司CEO柯登死后的一个月,珍妮弗才向用户公开了CEO的死讯。这一做法也无疑遭到了大量用户的一致声讨。

  

  2月5日,加拿大新斯科舍省最高法院任命会计事务所安永作为第三方机构对QCX的财务状况进行清理。同时QCX的官网也一夜之间消失,变为了「给用户的一封信」。

  

  信中声明:

  “虽然在过去的几周里,QCX一直在尽力解决流动资金的问题,其中也包括试图找回冷钱包的密钥。但是不幸的是这些努力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了。由于这些问题都无法及时解决,该平台无法在继续为用户提供交易。目前QCX已经申请了债权人保护,从而可以尽一切努力调动资金,解决客户问题。”

  当然了,对于这样一份声明,一夜之间毕生积蓄打水漂的用户们肯定是不买账的。很多人都在质疑说,怎么可能如此巨额的资金只由CEO杰拉尔德.柯登一人掌握?

  QCX公司在2018年的一则宣传广告中特别强调了自己平台的优势,就是安全性。说他们采取了最先进的安全措施,系统中的大多数比特币都使用冷藏。珍妮弗表示说,自己的丈夫生前都是通过一台加密电脑经营着这家公司,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办公。公司所有资金只有杰拉尔德.柯登一人有权处理,其他团队成员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交易平台的冷钱包。珍妮弗同时还痛斥一些负面的评价,说那些怀疑她或者他们夫妻以诈死来偷偷转移隐藏资产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

  QCX的所有数字货币都是存放在“热钱包”和“冷钱包”之中的。“热钱包”与互联网相连,满足用户的快速取款要求,“冷钱包”则离线保存。

  

  但奇怪的是,杰拉尔德.柯登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纸质钱包是存储比特币的好方法。基本上,你需要发送的比特币就是你的私钥,这是一串数字和字母……最好的方法是把你的私钥打印出来,将它离线存放在你的保险箱、金库等等,然后拿公钥,这是你的地址,来汇款。这样你比特币就不会被盗,除非有人闯进银行,偷了你的保险箱并窃取你的私钥。”

  他还曾经说过,如果他出了意外或者紧急情况,就会出动一个“死人开关”,QCX的数据会自动发送给他的家人们。

  

  可是现在冷钱包的私钥在哪儿呢?杰拉尔德真的按照他之前所说的把私钥打印出来了吗?那这打印的纸在哪儿呢?是说从头到尾杰拉尔德都是说一套做一做,还是说实际上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那么咱们就得先来看看QCX公司的几位可疑股东们了。

  2019年1月25日,QCX在柯登去世之后,召开了一次股东大会议。说是股东大会,但实际上只有三个人,柯登的妻子珍妮弗,QCX的合伙创始人迈克尔,以及迈克尔的妻子罗薇。说到这儿,大家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这家公司的股东实际上就是两对夫妇。迈克尔的妻子罗薇本身是学服装设计的,按说应该对于金融科技是个门外汉,可是她曾经一度做到了QCX副总裁的位置。当然,这家公司本身就没几个员工,所以这副总裁可能也就是个头衔。2016年的时候,迈克尔和罗薇都相继辞职。

  而共同创始人迈克尔的背景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他的真名根本就不叫迈克尔·帕特林,而是奥马尔·达纳尼,是一名已经定罪的网络诈骗犯。22岁时,奥马尔·达纳尼经营了一家名为shadowcrew.com的网站,兜售了150万个被盗的信用卡和银行卡号码,并涉及洗钱。在美国联邦监狱服刑18个月,后来被驱逐到了加拿大。

  2003年3月,奥马尔·达纳尼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将自己的名字从奥马尔·达纳尼改为奥马尔·帕特林。5年后,又将自己的姓换了,彻底更名为迈克尔·帕特林。

  

  而此前在QCX网站上对于迈克尔的介绍信息说,他从2002年起就从事年起就从事虚拟货币工作,有丰富的咨询和顾问工作经验,曾经服务过20多家数字货币领域的公司。

  合着这一切的信息都是假的。

  那么杰拉尔德.柯登知不知道他的合伙人有这样一段黑历史呢?

  关于这场加拿大版的比特币“门头沟”事件还有哪些令人吃惊的疑点呢?

  究竟杰拉尔德.柯登是诈死还是真的去世了呢?敬请收看下集。

关于作者: 比特币价格大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